欢迎光临~河南机房卫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0年专注IDC机房解决方案

24小时热线:18603845386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系

“四国间谍”的传奇人生

随着时光的消逝,许多事、许多人都渐渐地湮没在历史的烟云中,但有些人注定成为故事,有些故事注定成为传奇。无疑,范斯白就是这样一个人。

暗流涌动的间谍之城

20世纪30年代,驻有20余个领事馆、外交使团和30多个国家侨民的城市——“东方巴黎”哈尔滨,在各国利益角逐之下,谍影重重,暗流涌动,成为名副其实的间谍之城。

国际著名间谍范斯白就从这里“惊艳”登场。他既是协约国远东谍报局的情报官,又是张作霖东北军的“洋密探”;既是日本特务机关的高级特务,又暗中将情报提供给东北抗日联军(以下简称“抗联”),因此被称为“四国间谍”。

范斯白原为意大利人,1924年在哈尔滨加入中国籍。为了谋生,他冒着极大的风险成为多国间谍,但唯独不愿意为日本人服务。成为日本特务机关的高级特务,缘于臭名昭著的日本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的胁迫。土肥原贤二早在1913年就在哈尔滨从事特务活动,1931年1月29日就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建立伪满洲国、唆使在天津的“末代皇帝”溥仪来长春就任伪满洲国皇帝——几乎所有的日本侵华重大事件都与他有关。

如今的哈尔滨市南岗区颐园街三号,是黑龙江省直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也就是当年日本在哈尔滨特务机关的所在地。1932年2月14日,就是在这里,范斯白见到了土肥原贤二,开始了他的四国间谍生涯。多年以后,范斯白在回忆录中是这样介绍这次会面的。

“我们是彼此相识的,范斯白先生,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哪里见面的,是吗?”

“倘若我没有记错,那是在天津。”

“范斯白先生,你得在明天11点到我的办公室来。我带你去见日本的满洲情报处长。任何欧洲人能为日本人工作,都应该自豪。你别忘了你的好朋友斯文哈特,他可是不小心溺水而死的哦。”土肥原贤二提到的美国人斯文哈特,就是因为拒绝了日本方面所谓善意的合作要求,突然人间蒸发,随后报纸宣布他溺水而亡。

间谍活动背后的抗日义举

一向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日本人并不知道,范斯白从骨子里看不惯日本人飞扬跋扈的骄横作风和惨无人道的残暴之行,被委任为日本情报机关的情报人员后,他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为抗日力量提供情报。在范斯白回忆录中,可以找到历史的丝丝痕迹,《哈尔滨日报》资深记者曲春芳在追寻历史的调查中,也印证了这一点。

1932年4月12日,横道河子日本军火列车被炸,192人死亡,374人受伤,其中60人受重伤。炸毁这辆列车所使用的炸药,就是范斯白提供的。那些炸药本来是准备用来炸毁苏联人运送大豆的列车,在抗联战士的巧妙运作和范斯白的帮助下,炸药成了日本炸毁自己军列的武器。范斯白在自传中提到这一段的时候,使用的标题是《害人反害己》。日本人发现自己军火列车被炸之后,开始在内部找寻走漏风声的人,范斯白进入了日本人的视野。

危险向范斯白逼来。这时,日本人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范斯白给抗日力量提供情报,特别是基于范斯白和日本军方高层的良好关系,日本人投鼠忌器不敢有所行动,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开始对范斯白有所警觉。

在“日本皇亲被劫”案之后,日本人对范斯白的怀疑愈加加深。1935年深冬,哈尔滨傅家甸地区来了一伙日本人,就在他们看完戏剧走出剧场的时候,一群人手持武器冲过来,将其塞进汽车带走。这群日本人的头儿名叫小升纯子,是日本的皇亲。事发后,日本特务机关迅速查明,此案系珠河地区的抗联武装力量所为。日本人认为范斯白是协调此事的最佳人选,通过范斯白的斡旋,抗联同意用手里的访问团人员交换日本人抓获的抗联战士。狡猾的日本人以为抗联不知道小升纯子的身份,但在交换人质时,抗联力量还是出乎日本人所料扣留了小升纯子。日本人当然明白,知道小升纯子身份的人当中,只有范斯白一个是非日籍。范斯白的疑点再次被放大了。

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则让日本人恨不得将范斯白除之而后快。1936年,日本首相田中向天皇递交了一份奏折,这份展现日本人妄图侵略中华的狼子野心,被日本方面视为机密的文件材料却突然出现在中国的报纸上。日本特务机关的目光,再次聚焦到范斯白身上。此后,在著名的马迭尔宾馆绑架案、李顿调查团赴东北调查等事件中,范斯白都发出了正义之声,做出了正义之举。范斯白最终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逃离哈尔滨

种种迹象表明,范斯白的存在已经危及日本在满洲的统治,日本人终于要和范斯白“秋后算账”,对其痛下杀手了!

20世纪30年代,中央大街是哈尔滨最为热闹的一个去处,这里有一个名为大西洋的电影院,范斯白就是这个电影院的老板。1936年1月的一天,范斯白看到日本宪兵和日本特务开始封锁中央大街,进入大西洋电影院的前门,他意识到自己有了麻烦。待日本人进了电影院,他马上从后门走出电影院,沿着防火梯下了楼,若无其事地走到了寒风刺骨的中央大街上。恰好一个驾着马车送啤酒的白俄罗斯人经过,刚刚卸掉了两个啤酒桶,正好腾出了空位置,范斯白就蜷缩在啤酒桶中悄然离开。

炮队街(现通江街)坐落的一栋俄式建筑,是范斯白一个多年好友“老马”的家。“老马”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范斯白通过“老马”多次向抗日力量转送情报。范斯白跳下马车直奔这里而去。当时,望风的来报信说,日本人已开始封锁霁虹桥了,而霁虹桥是逃离哈尔滨的必经之路。范斯白知道日本人对自己再熟悉不过,于是化装成一名俄罗斯老人,走上霁虹桥的时候,日本人的狼狗早已经伸着舌头站在桥上盘查往来的旅客了。在高明的化装术掩饰下,范斯白躲过了日本人的盘查。接着,他用日本特务机关发给他的特别通行证,突破重重关卡,飞离了这座他居住了24年的城市——哈尔滨。范斯白后转道上海,1937年8月移居马尼拉。

二战战犯审判庭上的呈堂证供

抗战爆发后,范斯白将自己的经历写了出来,取名为《日本在华的间谍活动》,发表后世界为之轰动,全世界人民纷纷谴责日本人的无耻。范斯白如是说:“我在这本书里所叙述的全部都是事实,我差不多都参与其中。不熟悉日本人的读者读到这些,可能会觉得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让人难以置信;但对于曾经接触过日本人、对他们很熟悉的读者,就知道我所说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关于范斯白和他的《日本在华的间谍活动》一书,中国抗战史学会会长、中日历史共同研究委员会中方首席代表、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原所长、教授步平指出:“对于研究这一时期的中国东北历史,对于认识日本与列强在争夺东北权益方面的种种手段,认识日本军人和特务在东北的卑劣行为,范斯白的这本书确实是值得一读的。”斯言极是,作者的经历如此特殊,此书的史料价值自不待言。与其同时代在中国的英国记者H·J·田伯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等人,在此书出版时予以了高度评价,说这是一部独一无二的“秘史”毫不为过。

可以想见的是,日本军方对范斯白火冒三丈,处心积虑想要除掉范斯白,已远渡重洋逃到海外的范斯白最终还是没有逃脱厄运。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又偷袭并攻占菲律宾。当时定居马尼拉的范斯白被日本特务发现,并于1943年被杀害。可以告慰其人的是,范斯白的《日本在华的间谍活动》在1945年二战结束审判战争罪犯时,作为证据出现在法庭上。

范斯白注定成为传奇。1943年,当时的中国电影制片厂根据范斯白的经历拍摄电影《日本间谍》,这部电影也是我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初登银幕的作品。曾任龙江电影制片厂厂长的著名剧作家孟烈,用十几年时间探寻哈尔滨历史,潜入波涛史海,撷取断简残篇,以范斯白的真实事迹为经,以二三十年代的复杂政局和社会轶闻为纬,创作了纪实小说《哈尔滨间谍秘闻》并于1991年问世,在《黑龙江日报》连载后社会反响极大,后由北方文艺出版社改名《在中国的四重间谍范斯白》出版。著名电影艺术家孙道曾到哈尔滨,洽谈孟烈编剧的40集电视剧《间谍范斯白》拍摄事宜,但因故搁置,终成憾事。

范斯白曾屈从于日本特务机关的胁迫,但又良知未泯,对日本法西斯之兽行产生强烈的憎恨,冒着杀身之险帮助抗日力量,是一个“有着忏悔灵魂的赎罪者”。正如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所言,范斯白本身是一个有着特殊价值的内幕故事,它特殊在范斯白是一个日本特务,却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具有国际主义情怀的反法西斯战士。

是非自有公论,功过自有评说。如今,斯人已逝78年,但他留给世人的是历史,更是传奇。

 

(转载自《保密工作》杂志2021年第1期)

新闻中心

Categorie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秦经理

手机:186-0384-5386   

电话:186-1004-7659   

传真:0371-8825567

地点: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国际会展中心8-88-8808

服务热线18603845386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网站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