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河南机房卫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0年专注IDC机房解决方案

24小时热线:18603845386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系

平西地下交通线

如果把地下交通线比作红色血脉,那么这血脉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围绕党的工作方针和战略生长、延伸的。

在洛川会议上,党中央确定了在冀热察创建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的方针。以燕山山脉为中心在北平天津周围开辟抗日根据地,首先要开辟平西。

姚依林当时是中共天津市委书记,七七事变后任河北省委秘书长兼宣传部长,后参加冀东大暴动失败撤到平西,担任冀热察区党委宣传部长。据他回忆,平西根据地东至昌平西,北抵宣化、涿鹿和怀来交界,南达十渡,西接易县,与冀中相连。核心区即今天的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以及涞水的野三坡一带。总之,党中央要坚决彻底地驱逐日寇,必须经略冀热察,以冀东为尖刀指向东北,这就要以平西为基地。

相应地,地下交通线也建立起来。当时,从延安到敌后有两条中央交通线,一条到晋东南、山东、华中,另一条就到晋察冀、冀中、平西、冀东。

中共中央北方分局(以下简称北方分局)、平西冀热察区党委及社会部系统、冀中八路军等围绕中央的方针,先后派遣机智勇敢、政治可靠的干部,在根据地与北平天津之间建立了绵密的地下交通网,源源不断地从平津向平西、冀东,乃至晋察冀和延安输送骨干人员、物资和情报。

平西,作为冀东的基地,正处在中央和地方大小交通线(网)的枢纽位置。

物资输送

著名国画大师李苦禅一生力倡:必先有人格方有画格;所谓人格——爱国第一。抗战时期,北平沙滩北大红楼被日本宪兵强占,文科大楼地下是监狱,在这里李苦禅被关了28天,受尽酷刑。

日军抓李苦禅的理由是私通八路,因无真凭实据只得将他释放。但实际上,李苦禅真的“私通”了八路,他参加的是“黄浩情报组”。

北平新街口基督教堂长老黄浩,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人,但他的真实身份却是八路军冀中军区“平津特派人员主任”(后关系转到北方分局社会部)。经学生介绍,李苦禅成为“黄浩情报组”一员。

当时,日军对我抗日根据地实行全面封锁。为突破封锁,黄浩情报组以公开身份为掩护积极行动,取得突出成绩。他们经常执行的是为根据地购买药品的任务。

黄浩每次接到任务,就立即布置组内多名骨干在平、津、沪等地的药房和医院购买药品。转运大批药品也是一项艰巨任务。黄浩通过教会关系,将药品转运至冀中军区。此外,帮助他往北平西山运送药品的,还有他的法国朋友、医生贝熙业等若干人。贝熙业在北安河村外建了一座“贝家花园”,而他的看房人王月川正是我秘密交通员。因为贝熙业有特殊身份,可以携带药品和医疗器械出城过卡,往来于城里和西山之间。

起初,古稀之年的贝大夫骑自行车驮着几十斤药品,行程数十里,很辛苦却从不叫累。后来他买了一辆小汽车,开始用车运药。

一次,晋察冀根据地送来白求恩开出的药单,黄浩立即打点采购,然后送到王府井大甜水井16号——贝熙业在城里的家,再由贝大夫带往贝家花园,由交通员送往平西、晋察冀根据地,交到白求恩手中。

1943年黄浩身份暴露,撤退到平西根据地也是在贝熙业的帮助下完成的。而贝熙业则把为根据地送药这件事坚持到抗战胜利,这时,他已是75岁的高龄老人了。

2014年中法建交50周年,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法国,他对媒体说:“我们不会忘记……冒着生命危险开辟一条自行车‘驼峰航线’,把宝贵的药品运往中国抗日根据地的法国医生贝熙业。”

人员输送

1937年7月底的一天,北平市委书记黄敬在宣武门内的一座茶楼召开紧急会议,传达北方分局的指示,决定“凡是能够参加游击战争的,都派到乡村去,发展党的组织,组织游击战争”。根据这项决定,党的地下人员大部分撤退,留下少部分人坚持斗争;在一二·九运动中成长起来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队员和进步学生大批奔赴农村。在七七事变后的半年多时间里,我地下组织从平津撤退了7000余人。

大撤退后,向根据地输送党员骨干和民先队员的工作一直在进行。

1938年底,一小队来自平津的青年沿北平地下组织安排的交通线,从妙峰山出发,绕道沿河城,走了两天一夜后到达斋堂。据了解这段历史的人讲,走地下交通线人少时要避开公路走山路,只有人员较多且有武装护送时,才可以走公路,沿途敌据点也不敢招惹。

当时的斋堂有八路军四纵驻扎,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就在斋堂南面不远的马栏村。然而不久以后,日伪军对平西进行“扫荡”,挺进军被迫放弃斋堂,大部分转移到涞水的紫石口村周围(即今野三坡)。

抗战时期,紫石口附近的福山口村熙熙攘攘,挤满从平津撤退的优秀青年,以及一部分民主人士和外国友人。著名演员张瑞芳的母亲廉维和小弟也在这些人当中。

晋察冀军区所属机构,包括北方分局、边区政府的总接待站兼总联络站设在赵各庄。吾必成(余光文)带领的晋察冀军区保卫部也设于此村,对通过地下交通线来到平西、晋察冀的所有人员进行接待和审查,以防敌特混入其中。

在北平城里,李苦禅居住的柳树井2号小院时常有人前来,一间半房子既是他作画、休息的地方,也用来接待地下同志。秘密交通员、准备去根据地的青年学生、外国友人在这儿藏身,然后转移出城,奔赴抗战前线。

李苦禅不顾自己生活窘困,经常卖画筹集抗日资金,有时候还把衣物送到当铺换钱。他还以精湛的画技为同志们化装,不少人对着镜子都认不出自己来。

珍珠港事件爆发的第二天,燕京大学英籍教师林迈可和夫人李效黎以及另一对英籍夫妇为躲避日军搜捕,几经周折来到贝家花园,最后在我地下组织的帮助下,通过交通线到达平西,后又去晋察冀和延安。他凭借自己的无线电知识,为延安《新华每日电讯》工作贡献一份力量。2015年,北京资深报人张弓惊将依据这段史实改编的话剧《平西地下交通线》搬上舞台,上演后颇受好评。

我党领导的抗日力量陆续撤离平津等敌占城市,是以退为进的战略行动。这项工作一直持续到抗战结束。这支力量深入农村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显示了巨大威力。在日伪势力尚未深入农村之际,就迅速将我抗日力量投入进去,充分反映了我党高瞻远瞩的洞察力和一呼百应的影响力。

情报输送

沿京西妙峰山路前行快到山顶的地方有个涧沟村,平西情报联络站遗址就在路边一棵老槐树下。当年妙峰山庙会香火极旺,每到4月,海内外香客云集,谁又能想到在小院里竟然隐藏着共产党的情报交通站呢。盛夏的酷暑中,笔者驱车百公里,前去探访这座曾经神秘的小院。

妙峰山平西情报联络站设立于1941年初,站址原是一座小庙。这里是平西山区与北平城的连接点,是晋察冀根据地的前哨,有沟壑密林、游人和地下人员公开身份的多重掩护,秘密交通员往来传递情报、转送物资和人员都比较隐蔽方便,所以,从北平通往平西根据地的三条路线都在这里会合。

进入小院,迎面砖墙上是一座古铜色浮雕,记录着当年情报站发送接收电报和转运物资、人员的情景。浮雕的上方镌刻着国家安全部原部长凌云的题词:胜似十万雄兵。这是对做出突出贡献的我隐蔽战线人员的褒扬。

1937年11月,在中共河北省委和北平市委领导下,成立了中共北平城市工作委员会。1938年9月,又在天津成立了平津唐点线工作委员会(简称点线工委),领导北平、天津、唐山3个城工委和以北宁线(北平至山海关)为主的铁路线党组织。在北方分局机构健全之前,点线工委由冀热察区党委(此时河北省委已撤销)代管。

冀热察区党委除通过电台与在天津的点线工委联系外,还建立了4条党内秘密交通线:

第一条:田家台—妙峰山—北平;第二条:镇边城—北平;第三条:北平—松林店—张坊—平西;第四条:北平—三家店—平西。

点线工委机关先后设在天津的英租界和法租界。1939年秋,日伪势力渗入租界,点线工委的掩护环境愈加恶劣。为保安全,冀热察区党委电令点线工委停止使用电台,工委负责人改由地下交通线往返于平津与平西之间,汇报工作,接受指示。

这期间担任北平城工委书记的是娄平,他指挥地下党组织向根据地输送党员、民先队员数十人,还搜集了不少军事情报和资料,如供军用的河北山西施工地图、北平地区日军部署图等,及时通过交通线送到根据地,有力支援了八路军的行动。

姚依林在天津时,通过在汉奸组织“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中任顾问的叔叔姚国祯介绍朱欣陶打入伪政府,获得大量高价值情报,为冀东大暴动成功举事做出重大贡献。后来朱欣陶转任伪昌平县长,此时姚依林已到冀热察区党委担任宣传部长,他借机建立两条经昌平连接北平和平西的交通线,撤退了一些人员,还通过朱欣陶秘密护送冀热察区党委组织部长吴德经北平前往冀东游击根据地传达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

地下交通线还是地下人员身份暴露后的撤退路线。娄平因北平的民先队员被捕身份暴露而出走天津,后被组织安排去了冀东根据地。解放后他任南开大学党委副书记等职,将冀东抗战历史撰写成书,成为研究这段历史的权威著作。娄平的继任者周彬也因叛徒出卖身份暴露,通过社会部的交通线进入平西根据地。

整个抗战时期,平西地下交通线成为平津与根据地之间的重要通道,平津地下党组织获得的许多情报、各种药品和电讯器材等物资通过平西进入晋察冀、延安,大批党员骨干、进步青年和各方面的人才通过平西进入各个根据地,为抗日战争以及后来的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我冀东八路军迅速出关,潜伏东北的我隐蔽战线人员也发挥了积极作用。党中央在洛川会议上作出的部署到此时完全得以实现。

(转载自《保密工作》杂志2019年第8期)

新闻中心

Categorie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秦经理

手机:186-0384-5386   

电话:186-1004-7659   

传真:0371-8825567

地点: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国际会展中心8-88-8808

服务热线18603845386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网站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