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河南机房卫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0年专注IDC机房解决方案

24小时热线:18603845386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系

巧送“无字天书”

天刚破晓,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慈化镇的小街上就急匆匆地走着一个中年男人。这是1928年立冬以来第一次降霜,地面上一层厚厚的白霜在他的脚下踏得簌簌作响。只见这人个子不高,身穿一件满是补丁的蓝色棉袄,面若古铜,走在街上并不起眼。但奇怪的是,他一只眼睛全瞎了,另一只眼睛却目光炯炯。

这个神色匆匆的“独眼”男人就是秘密参加了慈化地区农会组织的地下交通员李光日,今天有一份重要文件要他送出慈化镇。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精辟地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提出把革命的重心由城市转移到农村,在这一革命大浪潮的推动下,慈化地区的革命工作者也在暗暗酝酿着一件大事……

就在李光日越来越靠近镇门口时,他发现迎面走来的人都面色慌张。凭着地下工作者敏锐的直觉,他突然感到危险正在步步逼近。于是他赶紧收住赶路的步伐,闪进一条小巷。他拦住一位刚从镇门口过来的老人问道:“老表,前面是不是有啥事呀?”那老人看见李光日先是一愣,然后结结巴巴地说:“前面正在抓瞎子!”说完,就像撞见鬼似的跌跌撞撞地逃走了。

李光日一听老人的话,就知道出问题了,看来今天要出城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迅速拐进一条僻静的小巷,把自己乔装打扮一番,猛一看还真看不出是个瞎子。而当他再次靠近镇门口时,突然发现叛徒陈光班站在那里,揪着一个瞎子,用手蛮横地拨弄那瞎子的双眼。李光日的心咯噔一下,不免暗暗着急:完了,这个叛徒不但阴险狡猾,而且对自己非常熟悉,怎么出镇呢?原来,李光日曾经用开水浸泡黄连,涂在眼皮上,再把膏药贴在太阳穴上,伪装成一个有严重眼疾的人,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走过关卡,脱离险境,而自己这身装扮估计不能轻易在这个叛徒面前蒙混过关了。

焦急当中,李光日的后背突然被人轻轻一拍,他马上机警地回头一看,原来是慈化农会的地下革命工作者陈根宝。陈根宝对李光日一使眼色,两人便匆匆掉头来到担水巷陈根宝的家。陈根宝家以药铺为掩护,其实是宜萍县苏维埃政府的一个地下联络站。一进屋,陈根宝就神情严肃地说:“不好了,刚得到消息,叛徒陈光班知道你在慈化,他连夜带着敌人赶来了,现在全镇戒严,敌人荷枪实弹,盘查过往行人,而且马上就要挨家挨户进行搜查,见瞎子就抓。”

情况万分危急,李光日清楚地知道自己身上这份文件的重要性,它不仅关系许多地下革命者的生命,还关系慈化正在酝酿的“大事”能否成功,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把它送出去。

正当两人一筹莫展之际,陈根宝年迈的父亲把两人叫进了里屋。只见老人躺在床上,似乎病得不轻,他缓慢地抓起李光日和儿子的手,意味深长地说:“儿呀,你们都是办的大事,是跟着毛泽东走的人,我虽然老了,可死也要跟着共产党走!我已经想好了一个办法。”说着,他紧紧地握了握李光日的手,目光中充满坚定。随后,他满含深情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说道:“过一会儿,你来我屋里,我会告诉你们怎么走出慈化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光日和陈根宝都不知道老爷子到底想出了什么法子。过了十多分钟,两人实在按捺不住,就推开老爷子的屋门,却看见老爷子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陈根宝十分纳闷,就上前推老爷子,埋怨道:“爹,这节骨眼儿你怎么还睡着了呢?”话音未落,李光日就发现老爷子不对劲,赶忙上前一试探,顿时大吃一惊。此时,两人才发现老爷子已经咽气,枕头边还放着一封信:“根宝,为父年老体迈,与其残喘苟活于世还不如为革命捐躯,吾已服下祖传的剧毒,此毒一个时辰之内就会使尸骨散发出难闻之味,你们对外就说我身染恶疾,有传染危险,需立刻送出镇外办丧,趁着办丧之际,把李交通员送出镇外,千万不要让革命蒙受损失……”原来,陈根宝的父亲一直久病不愈,此次任务本应由自己的儿子根宝来完成,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身体拖了儿子后腿,由李光日代替来执行任务,现在见李光日陷入危险关头,老爷子当机立断:即使牺牲自己,也要助李光日脱险。

刹那间,李光日泪流满面,他“扑通”一声跪倒在老爷子床前,哽咽道:“大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信件安全送到,我们的革命一定会取得胜利!”

陈根宝强忍着悲痛,立即遵照父亲的遗愿开始布置葬礼。李光日虽然知道当时形势危急,但心如刀割的他已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叛徒陈光班除掉!他和陈根宝迅速布置好了一切。

一支三十多人的送葬队伍从陈根宝家出发,行走在清冷的慈化小镇上。北风卷走最后几片枯叶,树上的鸦雀凄厉哀号,纸钱在空中如雪花般慢慢飘散,雷鸣般的鞭炮声在寒冷的冬日异常刺耳。李光日头戴孝冠,身披孝服,腰束草绳,手拄丧棍,化装成孝子走在送葬的队伍中。白色的队伍朝着镇门缓缓走去,移动在寒冬惨淡的阳光下。

“站住!”就在送葬队伍走到镇门口时,把守镇门的敌人把队伍拦截下来,陈光班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到处扫视。最后,他把视线落到了棺材上,似乎在怀疑棺木中有啥文章。于是他勒令抬棺者把棺木放下,开棺验尸。这一切都在李光日的预料之中,陈根宝愤怒地和叛徒理论了两句,但他还是强压怒火,示意抬棺人照做。棺木徐徐打开,陈光班不死心地朝棺木里一探头,猛的一股恶臭从棺木中飘出,他立马被熏得呕吐起来。远处的敌人见状,怕触霉头,一个个捂嘴扭脸避开。

此时,陈光班的心肝脾肺都要吐出来了,却仍贼心不死。在棺材中没发现问题,他又围着送葬的人打起转来。突然,他的目光投向了李光日。李光日一惊,心想:如果此刻叛徒不除,自己恐怕难以脱身。说时迟那时快,趁着这些敌军唯恐避之不及时,李光日朝陈根宝使了下眼色。在送葬人群的掩护下,两人趁机将还在送葬人群中打转的陈光班一把围住,迅速出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李光日就扼住他的脖子,把手里早已准备好的药丸往他嘴里一塞,手用力一捏,药丸“咕咚”一声就下了肚。只见陈光班两眼发直盯着李光日,嘴里刚吐出一个“李”字,就两眼一翻,“扑通”倒地,而这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叛徒一倒下,陈根宝立刻装作惊恐万分,朝躲在远处的敌军喊道:“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敌军一听,马上慌了,赶紧跑过来一看,只见倒在地上的陈光班已气绝身亡。

这时,李光日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叛徒已死,而对付眼前的这伙敌军,他成竹在胸。陈光班的突然死亡,把敌军也吓了一跳,他们赶紧仔细搜查起这支送葬队伍。这次,李光日和陈根宝两人干脆让敌军仔细搜查一遍。当搜到李光日时,敌军对他仔细地打量一番,只见李光日孝子打扮,一脸愁容且哭得两眼红肿。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站在面前沉浸在悲痛中的“孝子”,就是他们苦苦追捕的“一只眼”李光日。敌军上上下下搜查半天,在他身上只搜出几串还未撒出去的纸钱,怕晦气连忙把纸钱丢掉,不料李光日忙把这几串纸钱捡起来,提起其中一串又慢慢一张一张撒出去。这时,旁边的陈根宝讥讽地问敌军:“军爷,你们是不是还要开棺再看看?家父是得恶疾身故的,刚才那位估计是开棺看后受惊而亡的吧!”敌军一听,刚才开棺时里面散发出的那股恶臭似乎又一阵阵地飘到面前,再想想陈光班那死相,说不定还真是给吓死的呢!考虑到已仔细搜查这支队伍也没发现任何问题,而且这是送葬的队伍,堵在镇门口,万一这些老表们一怒又闹出什么大事就更麻烦了,这种既触霉头又怕丢性命的事谁也不愿做。这帮敌军虽然疑惑可又查不出什么名堂,反正队伍中没有李光日,干脆挥挥手让这晦气的送葬队伍出镇。于是,送葬的队伍迅速通过了镇门。

让敌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李光日身上搜出的那几串纸钱,其中一串恰恰就是那份绝密文件!这就是李光日苦苦思索出来的“无字天书”:用南瓜汁在纸上写信,干后纸上不留一点痕迹,只要一放入水中,字迹就清晰可见。李光日就是带着这种“无字天书”闯过了敌人的无数关卡。这次的绝密文件也是用“无字天书”做成纸钱,才又一次逃过了敌人的眼睛。

就这样,李光日随着送葬队伍顺利出了慈化镇。他朝着棺木磕了三个响头,便离开送葬队伍,火速去送文件。随后,他成功地把这份有关成立中共党支部的绝密文件安全送到目的地。1928年12月,宜春县第一个中共党支部在慈化镇担水巷黄家享堂正式成立。

 

(根据江西省宜春市国家保密局提供素材整理)

新闻中心

Categorie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秦经理

手机:186-0384-5386   

电话:186-1004-7659   

传真:0371-8825567

地点: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国际会展中心8-88-8808

服务热线18603845386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网站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