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河南机房卫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0年专注IDC机房解决方案

24小时热线:18603845386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系

打通井冈山的“生命通道”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开始创建我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地处罗霄山脉中段,湘赣两省之交,古时就有“郴衡湘赣之交,千里罗霄之腹”之称,可以想见其地理位置之偏僻。这里因交通不便,导致信息不畅,再加上敌人严密的经济封锁,给情报工作带来极大困难。但当地军民团结一致、群策群力,独创出许多办法,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使根据地不断发展壮大。

早期与外界的非正常通信

其实,当秋收起义部队刚上井冈山时,与外界还有着微弱的联系,那是利用了当时尚存的公开通信机构。由于根据地内仍运行着一些旧的县政权,所以各处的邮局与外界还保持联系,工农革命军(1928年5月底后改称工农红军)就利用它们向外界传递井冈山的消息。

现在我们还能看到这样一封信,那是时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第一营第二连连长、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陈毅安写给在长沙的未婚妻李志强的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封。在信的末尾,陈毅安附注:“通信处:江西宁岗县龙头邮局第二小学刘先生转游雪卿交”。

除了利用邮局这一时断时续的通信方式外,毛泽东还通过井冈山上两支地方武装首领袁文才和王佐复杂的社会关系,与外界保持着一定联系。1928年5月,毛泽东在永新县城起草给江西省委转党中央的信中写道,“我们永久的通信处:宁冈袁文才;大小五井、遂宁界荆竹山王佐”,并请省委和党中央将有关“政治分析、党的重要文件,时时寄来”。通过这种方式,井冈山确实与江西省委及党中央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系,一些革命志士、技术人才也陆续来到了井冈山。

但是随着根据地内旧政权的摧毁、红色政权的建立,国民党政府逐渐切断了外界与井冈山的联系,根据地必须打通新的生命通道。于是,又有了3条秘密交通线的建立。

打通三条生命通道

大革命失败后,我党更加重视秘密交通的建设。1927年,党的“八七会议”决定:“中央须建立通达各省的交通,各省委建立通达各县的交通,各县委建立通达各乡的交通——构成一个党的全国交通网。”工农革命军来到井冈山后,也开始构建通往外界的秘密交通线。

一条是从湖南衡阳经耒阳、安仁、酃县至井冈山的秘密交通线,接通了与湖南省委的联系。因为秋收起义是在湖南省委主导下发动的,所以部队上了井冈山后,同时受江西、湖南两省省委以及位于衡阳的湘南特委领导。这条秘密交通线是井冈山斗争早期的一条主要线路。1928年,湘南特委由衡阳迁至郴州,之后遭到极大破坏,无法正常开展活动,这条交通线也被迫废弃。

第二条秘密交通线不仅用于沟通井冈山与湖南省委的联系,还联通了萍乡、安源两地。由于湖南省委及下辖的各地特委屡遭国民党特务机关的破坏,1928年6月上旬,省委机关被迫从长沙、湘潭迁往安源。安源位于湘赣两省之交,受工人运动的影响,有着坚实的群众基础,且距离井冈山更近。在湖南省委领导下,安源市委很快开辟了一条通往井冈山的秘密交通线,源源不断地传递情报、护送干部、运送枪支弹药,以及食盐、药品等紧缺物资。

为了增加革命队伍中工人阶级的力量,毛泽东多次向湖南省委请求动员和组织株洲、萍乡的工人上井冈山。1928年5月,在湖南省委的安排下,萍醴游击营50余人在刘型(后任井冈山红四军第三十一师三十一团第一营第一连党代表、东北军政大学政治主任、国家农垦部副部长)带领下,沿着这条秘密交通线上了井冈山。不久,湖南省委和湘东特委又分两次组织了100余名工农骨干、200多名安源路矿工人加入井冈山的红军队伍。

1928年8月,井冈山红四军主力在湘南失利,安源市委也遭到严重破坏,秘密交通线一度中断。那年冬天,井冈山又遭到湘赣粤国民党军18个团的包围,迫切需要上级支援。毛泽东从极其困难的经费中筹措出4两黄金,亲自交给原在安源工作过的袁德生,派他回到萍乡,重建秘密交通机关。

袁德生不负重托,先后在安源筲箕街设立交通站,五陂下和萍乡“鸿宾”旅馆建立情报联络点,在“春和生”药店设立赣西物资采运处,还在莲花县芦溪镇设立交通站,开辟了一条通往武功山的山区交通线,后来成为沟通上海党中央与湘赣根据地,连接瑞金与湘鄂赣根据地之间的主要交通线。为护送干部安全通过白区,袁德生还在萍乡县委领导下建立了一支武装交通队,又将萍乡交通联络点发展为安源交通局。这一系列交通联络工作,为配合和支持井冈山的斗争发挥了积极作用。

第三条秘密交通线是为与江西省委乃至党中央取得联系而建立的,它从井冈山经永新县北乡到吉安县梅花村,再到吉安县城的赣西特委,然后通往南昌的江西省委,最后到达上海党中央处。

这条最重要的交通线多次遭敌人破坏,但又被一次次重建。国民党吉安靖卫团屡次前往吉安西区进行“清剿”,为了争取这块军事要地,吉安县委在1928年初派曾山担任吉安西区区委书记,经过艰苦工作,接上了与井冈山的联系。6月,西区区委和吉安县委同时遭到破坏,区委与县委之间失去了联系。为了寻找党组织,西区区委派肖铎前往永新与湘赣边界特委(井冈山地方党的最高领导机构)常委、永新县委书记刘真取得联系。后来,根据上级指示,肖铎负责组建了永新西北特委至吉安赣西特委的秘密交通线,全线共设9个分站,各自由专人负责,成为连接井冈山与江西省委的重要一环。当时秘密交通工作规定,交通员只能单线联系,不发生任何横向关系,且每到一地不得逗留两日以上。他们互不认识,也不了解全线情况,这些严密的措施得以保证了秘密交通线的安全。

1928年,党中央给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信件,就是通过这条秘密交通线到达井冈山的。收到信后,井冈山按照党中央指示,于11月重新成立了前敌委员会,毛泽东代表前委起草了给党中央的回信,这就是著名的《井冈山的斗争》。为了确保党中央知道井冈山的详细情况,毛泽东将回信通过3条线路一起向党中央传送。结果,湘赣边界特委书记杨开明(又名杨克敏,杨开慧堂弟)通过这条秘密交通线,最早把信送到了上海的党中央处。

杨开明在1929年2月起草的《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中写道:“我是1月13号由井冈动身的……路上走了20多天。这条路很好走,没有什么危险,中央如有东西寄去,可由吉安党委设法转去。”

根据地内部的“眼睛”

为了确保根据地内上下级、各地区间的联络,井冈山在每个县、区、乡层层设立了递步哨,主要任务就是传递文件和情报、运送物资等。每个递步哨由5至7人组成,选拔当地忠实可靠、吃苦耐劳的青壮年农民担任交通员。

当红军在某地驻扎后,交通员们各就各位、各司其职,部队离开后,岗哨可暂停一段时间,但人员不动。遍布根据地各个角落的递步哨,犹如一双双眼睛,日夜不停地监视敌情、上传下报,对加强内部联络、传递军情发挥着巨大作用。

递步哨的工作非常严谨,交通员的行动路线也相对固定,遇到紧急情况才会临时更改。每当接到任务,无论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交通员必须立即出发,直至任务完成。平时,交通员还要参加学习培训,分为政治学习和业务学习,包括放哨、藏身的方法等。培训期间,他们分散住在老乡家里,像正规红军一样,每天坚持“三操两讲”,提高军事素养。通过学习,交通员也掌握了许多秘密工作的方法,增强了革命的坚定性。

1928年8月,黄洋界保卫战前夕,为了探听国民党军的情报,新遂边陲特别区大井乡工农兵政府交通员余振坤兄弟俩奉命前往湖南酃县十都镇侦察。他们装扮成买粮食的农民,把了解到的情况牢牢记在脑中,然后抄近道连夜赶了70多里山路回到井冈山,将耳闻目睹的情况报告给红军。守山的红军积极应对,最终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

如今,井冈山斗争的硝烟已经过去了90多年,但当年那一条条通往红色摇篮的生命线,仍然在向我们倾诉着一段艰难而辉煌的历史。尤其是活跃在交通线上的身影,他们的事迹,新中国不会忘记。

 

(原载于《保密工作》杂志2019年第4期)


上一篇:绝密的汕头交通站 下一篇:硬核张学军

新闻中心

Categorie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秦经理

手机:186-0384-5386   

电话:186-1004-7659   

传真:0371-8825567

地点: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国际会展中心8-88-8808

服务热线18603845386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网站二维码